台鐵輸馬偕!

台鐵列車到站播音的怪腔調,問題不只是缺乏精緻度,更暴露出台鐵對於本土語言的輕忽敷衍態度。

漢語是有聲調的,馬偕博士寫的「福爾摩沙紀事──馬偕台灣回憶錄(From Far Formosa: The Island, its People and Missions)」第十章「住民」中已提到「台灣口語就有八個聲調。」漢語的同一個發音,會因不同的聲調而代表不同的意義,同一個字也可能因前後文不同而有不同的聲調(即「變調」)。以北京話(國語)為例,大家都知道「陳水扁」的「水」是讀第二聲而非第三聲。台語的變調更為複雜,如「台南」的「南」字本為第五聲,可是「台南站」的「南」字須變調為第七聲。台鐵要用「兩段式播音」將另外錄的各站站名嵌進列車到站播音內容,並無不可,但是完全沒考慮到台語的變調,則難辭其咎,畢竟到站播音的內容是固定的,不是個多複雜的系統。

「福爾摩沙紀事」是在十九世紀末寫成的。號稱有百年歷史的台鐵,主事者對台語的了解恐怕遠不及一位來自加拿大的牧師,能無愧乎!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