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威權:電影「陌生的孩子(Changeling)」

故事大綱

洛杉磯,1928年3月,一個天氣晴朗的星期六,一名住在勞工階級社區的單親媽媽克莉絲汀柯林斯(奧斯卡得主 安潔莉娜裘莉 飾)因為臨時被她工作的電話公司叫去加班,於是必須向她九歲大的兒子華特說再見,但是當她下班回到家時,她發現每個父母心中最可怕的惡夢發生在她身上:她兒子失蹤了。經過全面的搜尋之後,仍然沒有華特的消息,直到五個月後,有一個小孩聲稱是她兒子被警方找到,並帶回洛杉磯,洛城警方期待這對母子的團圓能改善洛城警局貪污腐敗的形象。克莉絲汀在大批記者和警察的環繞下,被說服把這個男孩帶回家,但是她知道他並不是華特。當她向有關當局反應這件事,並催促他們繼續協尋她真的兒子,她才發現在禁酒時代的洛杉磯,女人絕對不能挑戰威權,而且她這麼做還被警方打壓,甚至被關進精神病房,這時一名一向批評洛城警方的牧師(約翰馬可維奇 飾)向她伸出援手,幫助她對抗洛城警局,並繼續協尋她的兒子。克莉絲汀在面對貪污腐敗的警局的同時,鍥而不捨地企圖找出答案,在這個過程中,她意外成為平時受到洛城警局迫害的基層老百姓心目中的女英雄。現在,她誓言找不到她兒子絕不放棄,也因此理應是人民保母的警察,竟然想盡方法打壓她,希望能解決這個心腹之患。

拍攝緣由

洛杉磯的歷史充滿了市府和警局貪污腐敗以及殺人滅口的醜聞,但是有一則幾乎被大家遺忘的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新聞事件─一名勞工階級的單親媽媽在受到警方迫害之後,仍然鍥而不捨地尋找她失蹤的兒子─卻在事件發生的八十年後,讓好萊塢重量級的人物合作拍出一部有關這整個事件的電影。要不是有一位當過記者的編劇無意間看到這則新聞,克莉絲汀柯林斯令人動容的故事將永遠被世人遺忘。位於洛杉磯市政府大樓地下室的檔案室,裝滿了可以回溯到一百年前的文件資料,其中包括有關克莉絲汀柯林斯為了尋找她九歲大的兒子,被迫必須挑戰1920年代貪污腐敗的洛城警局的文件檔案。數年前,曾經當過《洛杉磯時報》、《洛杉磯前鋒論壇報》以及《時代雜誌》記者的編劇邁可史崔克辛斯基無意間發現這些有關一名勞工階級的母親,為了尋找她失蹤的九歲大兒子,如何揭發洛城警局貪污腐敗的事實。邁可史崔克辛斯基說:「我在市政府有一個消息來源,有一天他打給我說他們正準被銷毀一批老舊的檔案記錄,其中有一個事件我可能會有興趣。於是我就馬上趕到市政府,那些舊檔案裡面有市議會關於克莉絲汀柯林斯的聽證會記錄,於是我就開始讀這些證詞,邊讀邊想:『不可能真的發生這種事,這一定是個錯誤。』但是我已經對這個故事很感興趣,搶先一步沒讓他們把相關的文件記錄銷毀。」

克莉絲汀柯林斯是一名勞工階級的單親媽媽,有一天她的九歲大兒子離奇失蹤,經過五個月的協尋之後,洛城警方從伊利諾州帶回一個聲稱是她兒子華特的小男孩,但是他一下火車,克莉絲汀柯林斯就知道他不是她的兒子。雖然她立刻向警方反應這件事,並且不斷強調那不是她的兒子,少年隊隊長瓊斯卻希望她先跟他相處一、兩個星期之後再說。克莉絲汀在一團混亂當中,只好勉強答應他。於是對警方來說,這個案子就結案了。但是三個星期後,克莉絲汀把小男孩帶到警局,堅持他不是她的兒子,瓊斯隊長和洛城警局一向跋扈自大,不可能會相信一個弱女子的話,於是瓊斯隊長就編出理由,把她關進精神病房。後來那名自稱是華特的男孩終於承認自己是十二歲大的亞瑟赫欽,一個來自中西部的逃家少年,一心想到好萊塢看他的偶像明星。他的謊言引起一連串事件,最後永遠改變了洛城警局。

編劇邁可史崔克辛斯基大約花了一年的時間研究這個案子,試圖釐清克莉絲汀柯林斯為了尋找她兒子,和警方對抗長達七年的時間。當他埋首在這些佈滿灰塵的檔案記錄時,他赫然發現一些有關專門誘拐並殺害孩童的殺人犯戈頓諾考特的記錄,他一會兒承認殺死仍然失蹤的華特,一會兒又推翻他先前的說詞。編劇也發現有關一位聖保羅長老教會牧師古斯托夫布列格利,幫助克莉絲汀柯林斯尋找她兒子的記錄。這位牧師有一個廣播節目,他一直都在節目上批評市府和警方,他和克莉絲汀柯林斯以及她的律師一起合作,務必要把克莉絲汀無緣無故被警方關進精神病房的真相公諸於世。他們攜手合作,揭發了當時洛城警局貪污腐敗的事實。雖然克莉絲汀柯林斯於1935年去世前都不知道她的兒子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她留下來的貢獻卻有長遠的影響。編劇邁可史崔克辛斯基說:「我編寫這部劇本的動機很簡單:表揚克莉絲汀柯林斯鍥而不捨尋找兒子的精神,而我的工作則是盡量詳實地描述這整個事件的過程。」他寫完劇本之後,就開始尋找電影導演以及適合飾演克莉絲汀柯林斯的女演員,結果他找到克林伊斯威特以及安潔莉娜裘莉,他也因此感到非常驕傲,因為他之前的劇本都是電視影集,【陌生的孩子】是他的第一部電影劇本。

(以上轉載自電影「陌生的孩子(Changeling)」中文官方網站

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化。本片中濫權的洛杉磯警局(LAPD)自以為可以隻手遮天,於是白白布染作烏、橫柴入灶,肆無忌憚的程度簡直匪夷所思。

台灣號稱已進入民主社會,可是民主思想並未普遍深植於台灣人心中。民主不是投票動作而已。民主社會裡的公民必須關心公眾事務、拒絕威權、獨立思考、追求真相。

黑格爾(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曾說:「人類從歷史上得到的教訓,就是人類永遠不會從歷史上得到任何教訓!」我們在看完80年前發生的這段故事之後,又得到哪些教訓了呢?

建議在觀看本片之後閱讀「人權之路:台灣民主人權回顧(2008新版)」,效果更佳。

註:根據這裡的說法,Christine Collins並非死於1935年,而是1964年。

廣告

One Response to 挑戰威權:電影「陌生的孩子(Changeling)」

  1. anesthtw says:

    軍官與魔鬼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may/28/today-o6.htm
    衷心期待片尾那位下士的頓悟:我們本應為那些沒能力自衛的人反擊 ,這句話能迴盪在每個人的心中。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