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麥得小孩的公開信(4):如果你在麥得遭受到心理威脅…

什麼叫做「不當管教」?其型式之一是心理威脅,也就是恫嚇。(「殺雞儆猴」屬於其中的一種變異型式。)例如:

  • 吃飯吃到一半,突然有人情緒失控,無預警重擊桌面,導致眾小孩心臟狂跳、臉色慘白,沒人敢繼續吃飯。
  • 故意讓你看到別人被體罰之後的慘狀,同時對你說出要求你改變的事項。
  • 以「連坐懲罰」來逼供。

你若在麥得遭受到心理威脅,可是父母不知情,當然要先讓父母知道有這回事。除了向父母或學校的正牌老師求救或打113婦幼保護專線,你也可以向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求救:

  • 申訴信箱:hefpp@hef.org.tw
  • 申訴專線:(02)2367 0151轉111
  • 父母教育諮詢專線:(02)2367 0151轉234

    服務諮詢時間:星期一至五9:30-12:00,13:30-16:00(星期四上午除外)

必要時請尋求精神科或兒童心理科醫師幫助。

廣告

給麥得小孩的公開信(3):如果你在麥得被體罰…

什麼叫做「不當管教」?其型式之一是體罰,俗稱「修理」或「吃棍子」,也就是「不當使用各種器具或肢體造成學生肉體上的傷害或痛苦」,常用的工具包括「愛的小手」、鐵尺、木板、藤條、熱融膠、教鞭、手扒雞、竹劍、上肢(手掌、拳頭)、下肢…。輕度罰站不算體罰。在我看來,動輒數百下的「蹲下起立」(「起立蹲下」是誤稱,畢竟必須先蹲下才能起立)一樣算體罰。體罰之後不管對方有沒有在受傷部位抹藥,皆不改變體罰的既有事實。
閱讀全文

給麥得小孩的公開信(2):如果你在麥得受到公然羞辱…

什麼叫做「不當管教」?其型式之一是公然羞辱。(不知道要求學生別上奶嘴共同批鬥某位學生算不算?)

請看以下的新聞稿

閱讀全文

給麥得小孩的公開信(1):如果你在麥得受到不當管教…

麥得其實有點像軍事團體,尤其是在父母被禁止在場的寒暑假梯隊。

德國民法規定:「兒童有權接受不具強制力(gewaltfreie; without the use of force)的撫育。禁止肢體懲罰心理傷害及其他羞辱行為。」台灣的「兒童及少年福利法」第30條亦規定:任何人對於兒童及少年不得有身心虐待行為。

假如你在麥得受到不當管教,除了向父母或學校的正牌老師求救或打113婦幼保護專線,你也可以向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求救:
  • 申訴信箱:hefpp@hef.org.tw
  • 申訴專線:(02)2367 0151轉111
  • 父母教育諮詢專線:(02)2367 0151轉234
    服務諮詢時間:星期一至五9:30-12:00,13:30-16:00(星期四上午除外)

給麥得媽媽的公開信:請保護自己(及女兒)

如果妳已看清麥得的真相卻因為某些理由而選擇繼續留在麥得,那麼,我在此要祝福妳及小孩。

如果妳尚未能看清麥得的真相,那麼我要告訴妳:我也曾經是如此,不過一個一個累積的質疑早晚會帶妳找到「天地之心」。我家只是運氣好,在眾多巧合之下剛好看到真相。

無論妳是因為何種原因而選擇繼續留在麥得,都要記得保護自己(及女兒)。

閱讀全文

為何我要站出來與麥得高層對抗

各位若讀過「退出『麥得國際心智研究機構』聲明」應該都已經知道:我家在看清麥得(官方網站http://www.mind-control.com.tw在多人陸續退出麥得之後已轉為地下網站)的真面目之後,已經斷然退出麥得了。

不少麥得家人(參加麥得的大人及小孩的統稱)對於我家竟然也會斷然退出麥得感到無法置信。畢竟我家在麥得不但沒有被糟蹋,反而是頗受禮遇的指標性家庭,麥得高層給了我們多次上台曝光的機會(麥得高層說過:「麥得其他的沒有,舞台最多!」),我和我牽手除了認真寫心得報告,也以自己的專業幫助過其他麥得家人。

沒有被糟蹋,很可能只是運氣好,時機未到,我家在今年五月麥得「入厝」(搬到台南市仁和路50號)時包的紅包或許也是部分原因,也可能是純粹因為我家沒有特別的弱點可以讓麥得高層見縫插針進行心理操弄(美其名為「操作」)。受到禮遇的原因,某位正牌心理師(真的有心理學博士學位)一言道破:「李寧(麥得高層之一)沒有名片,那是因為你們這些醫師、老師就是他的名片!」所以當我看到某位自稱「麥得媽媽」的人宣稱我家「家庭和樂…夫妻恩愛,全家感情越好」是麥得的功勞時,我感到一陣噁心。(不過這類的宣稱與「小孩子的問題都是父母造成的,小孩子的成就都是麥得的功勞」倒是不謀而合啊!某位資優生在基測前只上過一次麥得的課,麥得在基測放榜之後不是照樣厚顏拿來當廣告嗎?)

閱讀全文

受保護的文章:網摘20090906

該內容受密碼保護。如欲檢視請在下方輸入你的密碼: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