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麥得媽媽的公開信:請保護自己(及女兒)

如果妳已看清麥得的真相卻因為某些理由而選擇繼續留在麥得,那麼,我在此要祝福妳及小孩。

如果妳尚未能看清麥得的真相,那麼我要告訴妳:我也曾經是如此,不過一個一個累積的質疑早晚會帶妳找到「天地之心」。我家只是運氣好,在眾多巧合之下剛好看到真相。

無論妳是因為何種原因而選擇繼續留在麥得,都要記得保護自己(及女兒)。

不管妳(及女兒)對異性有多大的信任,只要妳(或女兒)不許可或會感覺不舒服、「怪怪的」,他都沒有理由(例如:表示親熱、給予「力量」、希望能更深入了解、藉口要感覺減重效果…)在互動過程中逾矩隨意觸碰妳(或女兒)的任何身體部位,或以言語刺探與性有關的私密議題。性騷擾事件的根源在於「權力關係的不對等」;在「主控—服從」的權力關係結構下(亦即權力差異存在的情形下),擁有權力的一方更應該要知所避諱。

機關、部隊、學校、機構或僱用人,為防治性騷擾行為之發生,應採取適當之預防、糾正、懲處及其他措施,並確實維護當事人之隱私。

但是「麥得國際心智研究機構」內並無上條所述之任何措施。

在醫療院所裡的措施是:男醫師不會與女性患者在診間獨處,旁邊還要有一位護士。這種慣例不但是為了保護患者,同時也保護了醫師。

在麥得,一小時三千元的「個案諮詢」時間,理論上是最危險的時候,就算發生了什麼事,很可能除了妳自己之外沒有人能幫妳。妳只要對照上述的醫療院所的情境自己想想,就知道我所言不虛。

「N.L.P.課程」雖然同時在場的人數較多,但是在某些時刻是光線昏暗或是被要求閉上眼睛的。

至於如何保護妳的女兒?在上「學習課」時,妳或許還有辦法在場盯著。如果是禁止家長在場的「寒暑假梯隊」,很抱歉,只能大家一起祈禱了,即使妳自告奮勇留在麥得當義工媽媽也一樣。

參考資料:

廣告

One Response to 給麥得媽媽的公開信:請保護自己(及女兒)

  1. anesthtw says:

    還記得引發「白玫瑰運動」的高雄6歲女童性侵案嗎?《法官說了算!:缺席的證據與邏輯》討論該案時,提到美國加州上訴法院的People v. Cicero, 157 Cal. App. 3d 465 (1984)強制猥褻案。節錄該書第97-8頁如下:

    …即使性侵行為已經發生,被害人未必立即察覺出被告的性侵意圖或行為,因此不會採取任何動作以為回應。…可能的原因來自雙方:1. 被告的手法巧妙,性侵行為未必特別的異常,故受害者難以立即察覺出來,2. 受害者不易察覺被告的行為已友善的身體接觸轉換成性侵行為,3. 受害者察覺性侵的能力。…也有可能是因為…涉世未深,警覺心不夠…被害人即使察覺到性侵行為,也未必會立即抵抗、哭泣或逃跑。…比較合理的解釋,是…因為害怕而沒有立即的拒絕、反抗或哭泣。…被害人要懂得性侵的意義,才會察覺性侵行為。…法官認為被告以手掌貼在…是違反兩名女童意願的強制猥褻行為,即使當時兩人笑得很開心,並且沒有逃開的意念或動作,更沒有反抗或掙脫的動作,理由是被告是以和她們玩的騙術取得兩人的「同意」…因此被告的行為違反兩名女童的意願。

    將上文中的性侵行為代換以更幽微的性騷擾,當然更是如此。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