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來的虛擬發票

我是博客來鑽石會員。雖然這已經是博客來的最高等級會員,但是我完全不敢和號稱每個月花三、四萬元購買書籍,看DVD是以兩倍速快轉」的麥得所謂的李寧相比。

我這幾天拿前兩個月的發票出來對獎,發現博客來的發票不知從何時開始已變成「出貨明細表」,沒有發票號碼。到博客來網站查詢,發現博客來已經不主動寄送發票,改為「發票託管」,每逢單月26日還會自動為消費者對獎,萬一中獎了,博客來會在10日內將中獎發票以掛號寄給消費者。

消費者如果不喜歡以上流程,也可以直接向博客來索取發票。

這種作法既節省資源,又為消費者省下對獎的麻煩,真是太好了。

佛洛姆《愛的藝術》談「自私」

…愛自己和愛他人在原則上是連結一致的…自私顯然排斥對他人的任何真誠關懷。自私的人只關心他自己,一切是為了自己,他不會因給予而快樂,只因獲取而快樂。他對於外在世界只從一個觀點去看:他能取得的是什麼。對他人的需要,他缺乏興趣,對他人的尊嚴及人格,他缺乏尊重。除了自己,他什麼都看不到;對任何人任何事物他都從對他是否有利來判斷;他從基本上就是不能夠愛的。…自私與自愛,不但根本不同,實際上是兩相對立。自私的人並非對自己愛得太多,而是愛得太少;事實上,他恨自己。他這種對自己的愛及照顧的缺乏──這只是他缺乏建設性性格的徵候之一──使他的生命空虛與受挫。他必然是不幸的,並且焦急著想從生活中攫取被自己從中阻撓的幸福滿足。外表上他似乎對自己照顧過分,實際上他只是徒勞無益的想掩蓋和補償他的失敗──他對於真正的自己照顧失敗。

──佛洛姆著《愛的藝術》(孟祥森譯,志文出版社,2009年版)第87頁

佛洛姆《愛的藝術》談「虐待狂」

主動形式的共生結合是統制,或者,用相應於心理學的詞彙來說,是虐待狂。有虐待狂的人逃避孤獨感和監禁感的方式,是把他人變成自己的重要部分。他用合併他人──那些他的崇拜者──的方式來使自己膨脹起來,來加強自己。

虐待狂者依賴向他屈服的人,正如後者依賴他:這兩種人沒有對方都不能生活。他們兩者的不同,僅在於虐待狂者命令、剝削、傷害和屈辱他人,而被虐狂者被他人命令、剝削、傷害和屈辱。在實際生活方面,這兩種人相當不同;但在更深一層的情感意義上,他們之間的不同並不如他們的相同之處那麼重要:他們的相同之處是:融合而不具有完整的人格。如果我們了解到這種事實,則我們就不會驚奇於這種人對不同的對象有不同的反應:對某些對象他們以虐待狂的態度反應,對另一些對象,他們則以被虐狂的態度反應。

──佛洛姆著《愛的藝術》(孟祥森譯,志文出版社,2009年版)第37頁

受保護的文章:網摘20091121

該內容受密碼保護。如欲檢視請在下方輸入你的密碼:

受保護的文章:網摘20091120

該內容受密碼保護。如欲檢視請在下方輸入你的密碼:

受保護的文章:網摘20091119

該內容受密碼保護。如欲檢視請在下方輸入你的密碼:

受保護的文章:網摘20091117

該內容受密碼保護。如欲檢視請在下方輸入你的密碼:

受保護的文章:網摘20091116

該內容受密碼保護。如欲檢視請在下方輸入你的密碼:

受保護的文章:網摘20091113

該內容受密碼保護。如欲檢視請在下方輸入你的密碼:

受保護的文章:員工沒有「非死不可」的權利

該內容受密碼保護。如欲檢視請在下方輸入你的密碼:

受保護的文章:網摘20091112

該內容受密碼保護。如欲檢視請在下方輸入你的密碼:

受保護的文章:網摘20091111

該內容受密碼保護。如欲檢視請在下方輸入你的密碼:

受保護的文章:20090918-20台北行

該內容受密碼保護。如欲檢視請在下方輸入你的密碼:

受保護的文章:小小狗的2009生日願望

該內容受密碼保護。如欲檢視請在下方輸入你的密碼:

受保護的文章:網摘20091110

該內容受密碼保護。如欲檢視請在下方輸入你的密碼:

受保護的文章:網摘20091109

該內容受密碼保護。如欲檢視請在下方輸入你的密碼:

台南市府前路二段的「台南小南碗粿」

地址:台南市府前路二段140號

每週三休

朋友介紹的。多年前曾耳聞這家碗粿,但因為對「山美鄭記碗粿」(台南市開山路301號)的口味很滿意,於是一直懶得去找。

11/7早上九點去光顧。不顯眼,所以騎過頭了。原來店門只開了三分之一。和「山美鄭記碗粿」一樣,只賣碗粿和魚羹,價格也一樣都是各30元。

碗粿的碗是小小的陳年碗。(這裡有照片,恕不畫蛇添足。)碗粿是燙口的,比「山美鄭記碗粿」的香。醬油膏的勾芡比「山美鄭記碗粿」的少(沒那麼「膏」)。奇怪的是,我吃進嘴巴的碗粿裡似乎有魚刺,我想乾脆把它咬斷,可是一直咬不斷。吐出來一看:是洗鍋子用的鐵絲之類的東西…,雖然不銳利,仍然讓我受驚了。

它的魚羹就沒有我的緣了,加的菜是大白菜,羹的口味偏甜。(不過艾瑪倒是喜歡這一味。)

我想起了多年前的傳說,於是吃完後問老闆娘:「你們一開始就是在這裡賣碗粿嗎?」老闆娘說:一開始是在東門圓環,後來搬到小南(註:府連路與法華街之間的三角窗),之後又搬到現址。果然我猜得沒錯:這家和「山美鄭記碗粿」在20年前本來是同一家。(不過我來不及參與他們在東門圓環的那段歷史。)

受保護的文章:卡通「八田與一」特映:相片補遺

該內容受密碼保護。如欲檢視請在下方輸入你的密碼:

卡通「八田與一」特映

最早得知這部電影的消息,好像是在兩年半前。本片的日本片名為「パッテンライ!! 〜南の島の水ものがたり〜」。日語片假名的「パッテンライ」即台語「八田來」的音譯,其實更精確的音譯應該是在末尾加上語助詞而成為「パッテンライ・ア」。 不過我覺得最正確的說法應該是「ッテンライ・ア」。這裡有本片的故事大綱。

(海報中八田與一凝望的角度與左前臂的位置與烏山頭水庫銅像的略有差別。好像將八田與一的臉龐畫得太英俊了?八田さん,抱歉,我只是實事求是。)

八田與一(はった よいち)讓嘉南平原的看天田變成米倉。中國國民黨所主導的黨國教育當然不希望台灣人知道八田與一與台灣的關係。我最早知道八田與一的事蹟,大概是在15年前的服役期間讀了莊永明「台灣紀事(上)」第356-7頁時。以下僅列出一些與八田與一有關的中文資料:

在台灣發行本電影的華映娛樂官網中,也有一些資料。

我得知樹谷園區音樂廳要在11月6日的19:00舉辦本片的免費特映會,於是在10月26日打電話去預約四個人的座位,預約號碼是303號。

11月6日沒吃晚餐,趕在19:00前到場。第一次去樹谷園區,附近的路在晚上不好認。我看音樂廳入口處沒有人負責核對入場者的預約號碼,就猜到大事不妙了。進音樂廳,果然只找得到一個空位。後來工作人員緊急開放二樓的廂房座位,可是坐在二樓的位子看銀幕不但只能斜斜地看,而且座位前方的護牆高度太低,前臂想靠著護牆的話得往前彎腰,不彎腰的話偏偏與眼睛同高處正好有一根橫桿遮住視線,眾多因素的配合下恰好將看電影的痛苦極大化,真絕。

開演後不久我就被打敗了:劇中的日本話絕大部分都被配音為北京話,非常突兀,而且平板無特色(華映解釋說這種配音法是為「自然發音法」),個人對於這點實在難以接受。(為徐添文的爸爸配音的倒是不錯。)這種配音成果讓我不得不質疑:難道台灣沒有像樣的配音員嗎?演藝人員就是配音成功的保證嗎?如果配上北京話不能為本片加分,何不讓日語原音重現,加上中文字幕就好?

將來本片出版DVD時若裡面沒有原始日語配音的版本,我不會考慮買。

本片的故事鋪陳以八田與一及兩個小孩的夢想為主軸,但對成人而言,沒有壞蛋的劇本太超現實了。劇本對於人物的描寫太浮面,對於八田與一的刻畫有神格化之嫌,反而缺乏血肉。請不要誤會,我參加八田與一追思會的次數雖然比騜少,但我是很尊敬八田與一的。「嘉南大圳之父:八田與一傳」一書中提到八田與一深受真宗「人人平等」思想的影響。我相信八田與一的夢想(八田の夢)不光只是執行大日本帝國殖產興業的政策,同時也照顧了台灣人;但是劇中一再強調日本人與台灣人一體,次數多到接近陳腔濫調。

畢竟是卡通,或許它設定的觀眾是學童吧?若純粹以國中小學生的角度來看,劇本的上述問題其實不是問題。

劇中奮發向上的台灣小孩徐添文,在原版中的名字為徐英哲。謙吉先生的姓名應該是「辻 謙吉」,但台灣版電影中的處理可能讓人誤以為「謙吉」是姓而非名。無論是徐添文、徐英哲還是謙吉,都是我沒聽過的。「嘉南大圳之父:八田與一傳」一書中似乎沒提到這兩位。上網請教Google大神,只找到徐添文與騜都參加了11月4日在台南縣立文化中心舉行本片特映會的新聞。該報導中提到了騜吹噓說曾參加過三次八田與一的追思會(我猜騜骨子裡的想法應該和許介鱗之流者一樣吧?),但完全沒有介紹徐添文(徐英哲?)──簡直是主客易位。華映的報導更糟糕,乾脆連徐添文(徐英哲?)的名字都省了。

本片到了片尾才出現一青窈唱的主題曲「受け入れて(請接納我)」。一青窈具台灣與日本血統,母親與八田與一同為日本石川縣人。父親顏惠民過世後,她改隨母姓「一青」。主題曲的歌詞要傳達的信念,與演唱者一青窈的出身,都與本片極為契合;旋律的優美感人更是不在話下。(順道一提:本片的日本版中為八田外代樹配音一青妙正是一青窈的親姊姊。)

蔡旺詮議員正好也出席這次特映會,影片結束後我們向蔡議員致意,聊了十幾分鐘。

我牽手看完本片的感想是:連一個日本人都能真心為台灣人設想,同樣是台灣人,為何會有兩個騙子這種人呢?

受保護的文章:網摘20091107

該內容受密碼保護。如欲檢視請在下方輸入你的密碼: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