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罰=以刑去刑=教育手段?

讀了「體罰≠以暴制暴」,簡直傻眼。該文不但拿「警察制伏違法的歹徒」來不當類比「老師管教學生」,更援引「教育理論的寶典〈學記〉」來合理化體罰,簡直比援引宋朝「公使錢」的法官更高明!敢問該文作者張老師,難道會比照孔夫子向學生收肉脯十條(束脩)嗎?!

警察制伏違法的歹徒是為執法,師長以體罰來「管教」未成年學子實為霸凌!以法家的手段來對付未成年學子,不但暴露出師長的無能,更無從幫助遇到困難的孩子們。

教育的初衷(基本理念)為何?陳之華說的「讓孩子適性的學習…為孩子日後的學習態度與生活,試著奠定良好的基礎」,深得我心。堅持愛與尊重,比師長的面子或「威信」更重要。但是台灣社會的體罰遺毒頗深,一旦將體罰視為「教育的正當而且必要的手段」,教師與家長就沒有必要運用其他的教育方式(因為體罰不但方便直接,還可以發洩自己的怒氣!);更糟糕的是:孩子會有樣學樣,誤以為往後也可能套用類似方式來「改變別人」。

身為師長者若決心不再依賴體罰手段,則必須學習發展更好的教育方式。請全國師長捫心自問:您願意改變自我來達成教育的初衷,讓孩子自愛自重,還是繼續迷信「夏楚」、立威、懲罰、「以刑去刑」?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