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與女

某天上班時,和某公司的高層聊天,聊到黃世銘。該高層對於黃世銘的評論,就不在此詳述了。不過該高層告訴我有關黃世銘的女兒黃宜君(2005年10月自殺於東華大學女研究生宿舍)的故事。

黃世銘無價寶 愛女文章「父親的名片」

【前言】
…貼心的女兒寫下剛正不阿的父親形象…
…多年來嫉惡如仇的父親守住他的戰線沒有一點動搖與懼怕,高宦巨賈過眼雲煙,廟堂朝班聚散如流水浮光…

還好,黃宜君已經看不到她「剛正不阿的父親」最後是如何難堪地辭職下台

其實,備受女兒愛戴的台灣大人物可不只黃世銘。

太陽花學運退場之後,群眾包圍台北市政府警察局介石第一分局,該分局局長方仰寧的女兒(名不詳)據傳也說了「父親好棒」:

台北市政府警察局信義分局局長李德威被剛上任的柯文哲市長當眾告誡:「101前如果再有法輪功的人被打傷,我就把你換掉!」李德威的女兒李培毓(據說是名模)三小時後在臉書怒嗆:「少在那邊自以為威風」、「以爸媽的正義、盡責、風骨為榮!」(不過「挺父言論在父親和市府辦公室回應後,她急刪貼文,並將臉書關閉」。)兩週後,李與任職消防局主秘的妻子楊炳芬一起申請退休,到「從關懷員工健康生活出發」的幸福企業鴻海任職了。

高雄監獄(大寮監獄)在2015年2月發生6名受刑人奪搶挾持典獄長陳世志等人的事件,隔天六囚持槍自盡。法務部對此事件的第一份調查報告盛讚「典獄長、副典獄長、戒護科長勇於任事,前段處置得宜」,但兩週後的第二份報告則直指「典獄長陳世志…竟非不怕犧牲自願換人質,而是毫無大腦地趕赴現場後,遭六囚持槍挾持…此外,雄監原本信誓旦旦說處理過程中,拒絕派車給囚犯,其實是典獄長陳世志和副典獄長賴政榮都同意,由部屬開兩輛車到側門,若非守在側門外的警員制止,六囚恐因此逃脫。」所以典獄長陳世志從「勇於任事、處置得宜」變成「督導無方、行事輕率」,遭法務部記大過、降職。

陳世志的女兒(名不詳)在六囚持槍自盡的隔天在臉書寫了:「如果這是政府黑人的最後一根稻草,我真的想說ㄋㄊㄇ我爸真是白買(賣)命近40年了!!」第一份調查報告出爐後一週,她寫了:「我一家老小,人數不多,這輩子沒有一個人拿過不該拿的東西,做過不該做的事,這是我懂事以來的家庭教育,也是我根深柢固的原則。」第二份調查報告出爐後幾天,她則提到陳世志40年公職生涯戮力從公、清廉有原則,「是教會我正直與正義是什麼的人。」

不過陳世志的女兒所言馬上引來網友moncyte在PTT爆料

再一週後,陳世志在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的專案報告中:「如果在現場槍指著你的時候能夠安然而退,另外裡面沒有因為這個事件串聯暴動,可見我平常管理的還不錯。」

最近的模範父親則是變臉教育部長吳思華

吳思華女兒為父親說話 「我以他為榮」

吳思華女兒無奈表示,課綱是在父親上任前,就已經拍版定案的政策,後來他在傾聽民意後6月宣布新舊教科書並行,讓學校老師自由選書,用開放的態度,呈現雙方不同觀點的爭議,但換來的卻是一次又一次的抗爭。
…「我為他教育中道的理念,堅守岡位孤軍奮戰,感到無比驕傲…。」

好吧,就姑且不論「岡」位和拍「版」定案有沒有寫錯字。

課綱「微」調,確實是在吳思華當上教育部長之前就已經拍板定案。那麼「傾聽民意」、「新舊教科書並行」、「學校老師自由選書」是玩真的還是假的?

呈現不同觀點,就是「開放的態度」嗎?不是,正因為「已經拍板定案」,吳思華並不想(也不會)因為不同的觀點而改變既定政策,從之前在高中舉辦的課綱座談到8月3日與反課綱學生代表舉行座談會,只是以「開放的態度」一直跳針,很明顯就是以拖待變,拖到8月1日課綱正式上路、9月開學了就功德圓滿,所以才會說出「課本已經印了」。

至於「孤軍」,未免把吳思華膨脹得過頭了。還記得柯文哲市長指吳思華是打手吧?背後的本尊正是「傾聽人民的聲音,做人民痛恨的事」的馬英九。沈政男醫師也說吳思華是反台保中集團的打手。願意出面當打手就是得擔責任,背後的本尊搖頭,打手就不能點頭。這根本不是「孤軍奮戰」。

林委林淑芬寫出吳思華「傾聽民意」前發生過的事

今年2/11教育部通知書商,
舊版教科書在新書發行時要作廢,不得銷售。

在5/6更行文給學校要求應選用新版教科書,
因為大學學測就是考新課綱。

等學校老師選完書了,
教育部在6/8再發文給各級主管機關,
強調新舊版並行,
尊重學校教師選書權,
還說不會行政干預。
兩版教科書的差異以補充教學向學生說明。

書商因為不得販售所以不印舊課綱的書了,
老師被規定一定要選新課綱版本,選完書了,
才詐騙我們新舊版併行,給我們自主選書權。

吳思華的女兒(名不詳)寫出「6月宣布新舊教科書並行,讓學校老師自由選書」,可知道學校老師選書是在哪個時間點嗎?頭腦清楚的人很容易理解:「由於爭議課綱已在去年二月公告,等於廢止101年課綱的適用,導致出版社不再印製101年課綱課本,市面上根本難以取得足夠數量101年課綱課本,因此教育部所謂的『新舊併行』,是不負責任的欺騙做法,更無法保障學校『自由選書』。」

吳思華的女兒,這樣懂了嗎?很懷疑令尊在府上通常是如何和您「講道理」的?

吳思華背後的主子要他當砲灰,殆無疑義。但同樣是當砲灰,有重於泰山,有輕於鴻毛,要看他捍衛的價值。這就不得不談到為何課綱引起如此大的爭議

這次國文和社會領域課綱「微」調的大問題,至少有以下數端:

一、像『違章建築』的檢核小組開會時「臨時動議」決定要進行課綱「微」調,完全不具法源正當性。

二、歷史檢核小組成員沒有台灣史專家,連最起碼的史學專業都做不到,難怪會引起139位歷史學者連署抗議

三、以微調之名,偷渡大幅修改之實。

四、缺乏基層參與:2014年1月突然公布,然後匆忙在1月16、17兩天舉辦三場公聽會。學校老師都閒閒沒事做等著報名參加公聽會是嗎?

五、教育部堅持不肯公告課綱委員名單及審議過程的相關會議紀錄,被台灣人權促進會依違反「政府資訊公開法」告上行政法院,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以三大理由判決教育部敗訴,教育部仍堅持「必須依法實施」,難怪被稱為「黑箱課綱」。

在先進國家中,只要發生了像林冠華自殺的事,有責任感、羞恥心的教育部長應該都會下台謝罪吧?吳金水教授(東京大學心理學博士、台南大學退休教授)為文如此批判吳思華:

史上最卑劣無恥的教育官員──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

教育並非<上令下從>的強制行為,卻是<長善抑惡>的教化歷程,既然是教化,因此從事教育工作者最重要的是個人的人格特質,而非貫徹命令的意志。古諺說<身教者訟,言教者從>,教育者的風範讓學子如沐春風,如浴溫陽,才能無言而教。

其實要讓教化順利進行,有如讓草木欣欣向榮那樣,從抽芽、長葉、開花、結果,其蓬勃成長有賴肥沃的土壤、充沛的雨水、適量的陽光,否則不但無法促其順利成長,反而會讓其枯萎凋零。

教育的重心不在強填硬塞ㄧ堆死知識,而在培養服從真理、追求公義的良知,昔日聖哲說<吾愛吾師,吾尤愛真理>,當仁不讓師,在真理之前不分父母師長,能據理力爭、不屈從權威,才是成功的教育。

德國兒童心理學家<黑扎>研究兩組滿六周歲的兒童各ㄧ百人。第ㄧ組到滿六周歲前幾乎未出現過反抗性,是十足的乖乖牌,只知言聽計從,百依百 順;另一組的一百人則在六歲前曾經出現過頂撞大人,抗拒外界的反抗性,更會隨時申張自我,表達不同意見者。經過追蹤他們到成年之後發現,乖乖牌那ㄧ組的孩 子長大後心理健康的僅只17%;反之,另ㄧ組出現反抗性者長大後心理健康的則超過80%。顯見小孩的反抗性是心理健康的重要指標。

日本心理學界更做過滿十六歲青年的反抗性與心理健康之關聯的研究,他們選擇兩組滿十六歲的少年各一百人,第一組的青少年不但在三至六歲的<第一反抗 期>未出現過反抗性,就是到達十二到十六歲的<第二反抗期>,依然未出現反抗性,是貨真價實的乖乖牌;另一組的一百人則在兩期反抗期中 均出現過頂撞大人,反抗外界,批評尊長,申張自我的言行者。結果追蹤他們到長大成人後發現,前一組的乖乖牌後來罹患各類心理疾患者居然高達90%;而另一 組出現正常反抗性者,後來出現心理疾患者僅止10%,這一研究又佐證了反抗性確實與心理健康有密切關聯。

衡諸事實,一般智力較高的年輕人通常不但容易批評社會的不公與不義,更敢打破傳統,推陳出新,而呈現創造性來,這是年輕人最寶貴的潛能與資產,該好好加以 珍惜與開發!從事教育工作者對此起碼的教育理論毫無所悉不但愧對職守,還批評反抗成性者將來進入社會將無人敢用,更是無知到極點!

一個身負保護與教化學子重任的教育部長,反而打壓未成年的學子,告發他們,甚至逼其走上死路;一個身負培養學子具有獨立性,自主性以追求公義,抗拒強權的 校長,居然為私利,為<嗟來食>而出賣良知,打壓學子的正當抗爭,其無恥正是 <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

我沒有女兒,也不是女兒,所以對於「女兒挺老爸天經地義」的緣由理解不足。女兒從(自己所知的)父親的人格、待人處世、工作態度…等觀點出發來維護父親,本無可厚非;但是當父親的一舉一動會對眾人影響深遠時,以上的個人觀點顯然不足,必須從大格局來理解,方能得到全面性的觀照,否則不免失於偏狹之譏。我在認同「女兒要挺父親」的天賦人權之餘,還是要介紹以下這本書給以上三位好女兒閱讀思考:漢娜.鄂蘭的《平凡的邪惡: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審紀實》(中國國民黨拍肩高手江宜樺特別推薦)。雷敦龢教授所寫的該書導讀中有言:「邪惡根本平庸無奇…但如此無根無本的邪惡,會引起的血腥殺戮比千萬頭惡獸更驚悚駭人…鄂蘭期待看到具有思考能力、願意負責、勇於質疑的人民,願意設身處地、從他人立場思考問題所在的人民。」我倒很想知道艾希曼(Otto Adolf Eichmann)如果有女兒的話,她該如何相挺父親呢?

最後敬告那些女兒的父親們:「當官是一時的,風骨才是永遠的。

(寫於2015年爸爸節)

廣告

One Response to 父與女

  1. anesthtw says:

    雄監暴動案懲戒 前正副典獄長和戒護科長皆遭降級
    http://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2063508
    「司法院公務員懲戒委員會下午審結高雄監獄暴動懲戒案,認定時任雄監典獄長陳世志和戒護科長王世倉,對監所管理和應變不佳,且事後沒有誠實報告案發狀況,判決陳、賴兩人各降二級改敘,副典獄長賴政榮也有疏失,判決降一級改敘。…公懲會認為,陳世志等人管理有疏失、嚴重損害監所聲譽及政府形象,引發外界物議…」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