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得的情緒控制手法

5年前的自由時報有一篇正牌心理師寫的「不准哭 孩子能怎麼辦?」,誠心推薦給曾參加過「麥得國際心智研究機構」(International Mind Research Institute,實際立案名稱為「麥得企業管理顧問社」,已經於2014年歇業,負責人盧雅玲與講師李寧已因詐欺取財罪、違反心理師法、強制罪、傷害罪在今年被判處有期徒刑定讞)的家長與孩子。

…「不准哭!」、「這有什麼好哭?不要鬧!」或者是告訴孩子:「不哭才是乖小孩!」、「嘴巴閉起來,才帶你去買玩具。」每次看到這樣的畫面,我心裡都會想著,當孩子心情難過、不高興,或是身體不舒服時,你不讓他哭,那你要他怎麼辦呢?…

<Check Point 1>紓發負向情緒 別急著制止
當一個人情緒壓抑久了,心中累積過多的負面能量,超乎個人的負荷能力時,便可能會情緒崩潰或失控,向內可能會傷害自己,向外則可能會傷害他人。…

<Check Point 2>清楚告知 而非一味禁止
…(作者為臨床心理師)

這個月才剛剛讀到唐鳳如何回答「請問如何越衝突時越冷靜?」:

情緒被帶動是自然的,主要是在受帶動的當下,練習內省自己的情緒,並且一一指認(像是電影《腦筋急轉彎》的角色那樣),慢慢就可以處理了。

會誤上賊船加入麥得,主要原因是不知如何面對孩子的負面情緒。

2008年中,麥得有一張廣告:

為什麼?孩子總是….
當碎碎唸沒有用時,您要的是方法

父母轉型系列講座
(下略)

當初以為李寧是「美國德州大學心理學博士」、「教授」或「心智科學博士」,既然他是心理專家,而我們對孩子的負面情緒已無技可施,所以我們照著他教的做。在麥得「作個案」時,麥得講師李寧教我和牽手的是:「撲滅負面情緒!」──一旦孩子在家裡出現負面情緒,就要馬上把它撲滅!

當時無法參透為何孩子在麥得裡總是不會出現負面情緒?(令人印象深刻的例外是2009年6月李寧在麥得鐵皮屋意圖「打到不哭為止」,結果失敗。)可見麥得真的有「方法」。後來才知道盧雅玲與李寧最厲害的招數就是嚴重體罰心理威脅公然羞辱等、連坐等不當手段,尤其是在禁止家長探視的寒暑假梯隊裡。難怪當時在家裡「撲滅負面情緒」的實驗結果老是「春風吹又生」,只好一再向麥得求救花錢「作個案」──標準的請鬼拿藥單。李寧果真是「美國德州大學心理學博士」、「教授」或「心智科學博士」嗎?麥得負責人盧雅玲果真是「心理師」、是精神科醫師或心理師的「同行」嗎?在「麥得受害家長自救會」召開記者會揭發麥得真相、台南地檢署介入調查之後,紙包不住火,最高學歷分別為陸軍官校和長榮大學商業經營科的冒牌心理專家就此現形。

退出麥得後,才有機會看到一段幾年前的麥得影片。那是在某個寒暑假梯隊的最後一天,麥得照例讓家長來驗收孩子在梯隊中的「訓練成果」──此時孩子們通常會表現得很有精神、以豐富的表情來唱歌、一直笑一直笑(在麥得的術語叫做「搞笑」),不但孩子表現得一整個被正面情緒所充滿,在場的家長也必須熱情鼓勵孩子,把小進步誇張成大進步,看不出明顯進步的話就假裝(麥得101句型之一:「假裝久了,就變成真的」)。麥得則早已收了每個孩子每個梯隊四天三夜9000元的費用。(「麥得受害家長自救會」在2009.10.21召開第一次記者會,隔天麥得發出一張聲明稿,其中有一段:「去年八月間暑假課程,每個梯隊活動有四天,共開八個梯隊,一個梯隊約有六、七十人,每人收費九千元。」NT$9000 x 65 x 8 = NT$4680000!!光是2008年八月間的梯隊就讓麥得進帳至少400多萬元耶!快~樂得不~得~了!)所以孩子們、家長們、麥得二人組這三方(至少看起來)都很快樂。難怪盧雅玲和李寧會說麥得是「一個原本快樂的學習環境」(大誤)。

以上這個(至少看起來)快樂的驗收過程,在麥得的術語叫做「銜接課程」,意思是麥得在梯隊裡訓練小孩的「成果」,要由家長「銜接」到家裡繼續維持下去──不過往往事與願違,因為孩子離開麥得梯隊的嚴重體罰心理威脅公然羞辱環境之後,回到家裡往往又回復原狀(在麥得的術語叫做「回到原點」),這還會被麥得二人組歸因為「家長不會銜接」!麥得二人組早就向家長打預防針說回家後不要向孩子問梯隊的情形:「問了也是白問,孩子都是貪生怕死、好逸惡勞,為了不想再參加寒暑假梯隊,所以不會說實話…」,以至於對於梯隊中的情形,家長只能聽麥得二人組說了算,或是從所謂的「銜接課程」中發揮正向思考自行想像。

在上述影片中,站在教室周圍看著孩子們的家長大多表情凝重。更詭異的是,一位在李寧的指揮下原本很認真「搞笑」的穿粉紅色長袖衣服的國中女生,在「銜接課程」結束後當場哭倒在媽媽懷裡。

退出麥得之後,孩子們知道再也不會被送進麥得,才敢說出梯隊中的情形。某位麥得家長聽了寒暑假梯隊裡的真相之後怒不可遏。

最後,我們看看臨床心理師洪仲清建議如何面對有情緒的孩子:

孩子的情緒來得又猛又烈,難道是他自願?他本人在這種情緒裡面,不是像火燒一樣痛苦嗎?

…情緒可以同理,行為可以規範與鼓勵,理智可以說理,對孩子整個人,則用愛與關懷。…我們以為我們的情緒壓過孩子,他的情緒就可以平息。事實上,那只是用另外一種更強的情緒去替代,把問題延緩,然後擴大。一個容易害怕的孩子,在經過情緒角力被壓制之後,因此通常就更容易在日後感覺害怕。

…孩子有情緒,我們不必每句話都回應。…也可以靜靜地,與孩子跟自己同在,既不沾染情緒,又一直在身旁陪伴。

孩子的負面情緒可以被「撲滅」嗎?快樂可以假裝嗎?

西貝貨心理專家,就算練習了一萬小時以上、假裝再久也不會變成正港的心理專家。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