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裁者的進化:收編、分化、假民主》書摘

作者:William J. Dobson
譯者:謝惟敏
出版社:左岸文化

出版日期:2014/01/08

台灣民主已深陷危機中。

第76–79頁:

二十一世紀的獨裁者也渴求權力,但一定要法律幫他們背書。對那些想要用民主表象來遮掩獨裁本質的政權來說,法律是最有效的工具之一。…法律、規定、程序法都可以變成獨裁的工具,有效地讓反對人士噤聲…。…專制政府希望藉法律獲得正當性,結果往往不是如此。即使他們創造出來的法律有所偏頗,也足以讓他們原形畢露、毫無正當性與合法性。革命的契機也許不需太高的門檻,這些即已足夠。

第85頁:

二十年以後,你要怎麼告訴子孫,在改革變化的年代裡,你都幹了些什麼事?

第103–104頁:

人民對政治冷漠,就是確保專制政權運行不墜的潤滑劑。在那些運作順暢的獨裁體系裡,掌權者都無所不用其極地要將公眾對政治的冷感變成一種美德。…一旦群眾不再冷漠,專制政權要成功就比較困難。

第129頁:

「由民主程序選出來的總統卻使用反民主的手段統治,這個社會會變成如何?」這十幾年來委內瑞拉的情況足以明白解答這個問題。

第136-137頁:
此處敘述委內瑞拉國會選舉的「單一選區兩票制」,我不打字了。很抱歉必須透露一件不太光榮的事實:台灣立委選舉的「單一選區兩票制」和「民主國家」委內瑞拉有著驚人的相同點。

第215頁:

…在警察把他眼睛矇上、銬上手銬、丟進麵包車的後座之前,他及時送出簡訊,剎時之間整個後援網路都動員起來了。很快地,警察局以及檢察官辦公室外面就聚滿了抗議者。…
…二十一世紀的開頭幾年,我們見到好多個專制國家裡,勇於挑戰最難撼動、最強大政權與獨裁者的,皆屬於青年運動。

(註:請對照上週的台灣新聞「上銬拘提洪崇晏 北市刑大坦承失當」。)

第235–237頁:

…克林姆林宮觀察到,反政府的青年團體在塞爾維亞、喬治亞、特別是烏克蘭的橘色革命中扮演吃重的要角,它決定要炮製一個自己的青年運動,結果就出現了「納什」(Nashi,意為「我們的」)。這個團體一開始就高唱軍國主義、愛國主義的調子,現在它儼然成為莫斯科的主要政治工具,用來恫嚇騷擾反對黨領袖、公民團體、批判時政者等等。…二〇〇八年納什收到的經費超過五十萬美金,大概是政府對非政府組織補助預算的百分之一。它有更多經費是來自私人企業:因為克林姆林宮示意公司行號大力贊助這個政府所青睞的專案。

(註:抱歉,我不得不聯想到唱歌會破音那位…。又:請參考「【新新聞】南方朔:學運退場,法西斯上場!」。)

第263頁:
如果關於那本26頁的實用手冊的敘述讓你難以想像,請看圖片

第276頁:

…穆巴拉克…主要的政治工具其實是恐嚇,也就是利用人民怕亂的心理。…他把他的統治正當性建立在一套想像的歷史之上:那些未曾發生過,但他堅持他不在其位就會發生的事件。

第292頁:

…這個黨之所以這樣肆無忌憚,肯定是因為它謊話說久了,連自己都相信了。…這顯示它完全無視於民意…。

第316頁:

今日,數十個國家──就是許多一度被認為正在朝民主制度發展的國家──只是調整獨裁的手段,比起過去專制統治的時期稍微開明一點而已。亞洲、非洲、中亞充斥著許多形式上民主、實質上卻一點都不民主的政權。

第336頁:

在論集(註:指《從獨裁到民主》)開頭,夏普首先直指兩點核心。第一,暴力幾乎總是利於獨裁者。…第二,人民自己的力量是非常巨大的。「獨裁者事實上很需要被統治者的協助。」夏普寫道。換言之,人民假如不服從的話,統治者就沒辦法統治。…只要有足夠多的人收回他們的同意,獨裁者就不能繼續掌權。

第412頁:

美國《時代》雜誌宣布二〇一一年的風雲人物就是「抗議者」(Protester)。
…獨裁者有一個根本的目標,那就是讓人民保持冷漠,不想參與政治。但若統治無方、人民開始串連集會時,獨裁者往往會露出真面目,放棄之前的政治騙術,改採嚴厲的做法。

第419頁:

這幾年來,在每一場獨裁者與被統治者相抗頡的戰役之中,獨夫的即刻反應是一致的:否認抗議活動的正當性。

參考資料:
台灣的政治內戰開始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